乒乓球底板采用的木层结构可以分为两类,一类采用独木结构(一层木),传统的日本式方板多是由一层较厚的桧(柏)木制成;质量好的桧(柏)木板需要经过严格的筛选与加工处理,必须木纹直,排列密而均匀,而且还需要经过脱脂加压等多种工序。因此木材的出材率非常低,所以价格也十分昂贵;而大多数木制底板都是由五层或七层木结构的多层合板制成,这些多层合板的结构一般都是以纵向纤维的木层与横向纤维的木层相互粘合在一起的。但是由于选择的木材种类和结构设计不同,会使底板的性能产生很大的差别。

有经验的人喜欢通过敲击底板发出的声音来区别底板的硬度与弹性,有人还会用手指拿着板面两侧,让拍柄轻轻敲击自己的头部听其发出共振的声音来挑选、鉴别。外行人看了会感到很神秘,其实内中的道理并不难懂。有一次,我们球拍厂的新工人在切割底板时搞错了方向,锯出了几个“横纹”的底板,这样一来,原本应该是三层纵向和两层横向木纤维的底板,变成了三层横向和两层纵向的相反排列,结果敲出的声音非常清脆,音调比正常底板提高了许多。其原因是,球板中横向排列的木纤维比纵向木纤维短的多,短纤维受到敲击后振动频率较高,如果横向排列的木纤维在球板中占的比例大,敲击发出的音调自然会较高。与此相反,一层独木结构的日式底板虽然很厚,但是在敲击是发出的声音却较低(当然底板中横向排列的木纤维木质较硬,虽然木层较薄也会使底板发出清脆的声音来)。

七十年代著名的红双喜牌032型底板很受中国近台快攻运动员的欢迎,就是因为底板中较厚的两层柳安木是横向排列的。柳安木硬度较高,在球板中占的比例又大,所以这种底板非常适合正胶快攻选手,因为近台攻球喜欢击球瞬间使球脱离球板所需时间较短或称“脱板速度快”的球板,这样才能充分发挥突然速度的威力。因此那个时代的许多直拍快攻运动员为了追求更快的击球速度,他们还会在底球板背面贴上一层纤维横向排列的桐木,增加底板中横向排列木纤维的比例。

曾经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人爱用圆形直板并夺得那么多的世界冠军,但是日本、韩国、朝鲜这些离中国很近的国家却很少有人使用中国式的圆形直板呢?其实他们之所以喜欢使用方形底板是因为他们多采用中、远台弧圈球抽杀的打法。日式方板虽然很厚,但是由于底板全部是较长的纵向木纤维制成,击球是自然要比带有横向木纤维的多层板变形大,恰好满足了弧圈球需要底板吃球较深的要求。再者,纵向木纤维变形大,储能也大,在恢复形变的过程中会释放较大的能量,因此弹性也大,这一特性恰好满足了弧圈球进攻退到中、远台击球时所需要的“底劲”。

国际上流行的多层木制底板不仅多数是五层板,而且五层底板的中间一层多数又都很厚,人们称为“大芯”,从中可以明显看出纵向排列的木纤维在此种底板中占主要部分。这样的底板都具有吃球较深、弹性较好的特点,是适合弧圈球进攻的底板。由于弧圈球进攻技术已经是现代乒乓球运动中的主流技术,这种五层木的底板自然成为国际上底板结构设计的主流,乒坛常青树瓦尔德内尔用五层板,乒坛王子孔令辉也用五层板,凡是弧圈球技术运用较多的运动员多数都喜欢用五层板。然而,中国的乒乓球运动几十年来一直坚持百花齐放的方针,打法、技术的多样性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特别是传统近台快攻的巨大影响是许多人仍然坚持近台、坚持以打为主(结合拉弧圈球创造机会或过渡),因此脱板速度较快的七层硬板仍然有广泛的市场,也特别适合广大的球迷爱好者。像邓亚萍连珠炮般的进攻、扣杀;王涛极具威力的反手弹击都得益于七层底板。大满贯得主刘国梁不仅发扬了传统的近台快攻技术优势,而且创立了直拍背面横打的新技术,他也用的是七层底板。许多国外品牌的底板系列产品中原本没有七层板,但是他们为了适应中国的市场也打破常规生产出自己的七层底板,例如:日本蝴蝶公司就为了陈静专门出例如:日本蝴蝶公司就为了陈静专门出了他们的七层底板。 人们经常可以在购买乒乓球底板时看到标明相关性能的参考指数如:速度、控制和底板的软硬等。有人不禁会问:就一块木板而言它自己怎么会有速度?据我所知目前行业中还没有关于底板性能测试的统一方法和相关仪器,标明这些指数只是为给消费者在购买自己的系列产品时提供参考而已。其实就底板的性能而言,所谓“速度”应该指击球的用力透过球拍作用于球,使之转化为球的飞进速度的效率;所谓“旋转” 是指击球的用力透过球拍作用于球,使之转化为球自转速度的效率;所谓 “控制” 是指用相同力量和方法击球时球脱离球拍需要的时间长短(这与底板的“软、硬球感”有关);所谓“有效击球范围”或称之为“击球甜点”是指击球力量能够集中传递在底板上的位置和范围(这与底板的形状、结构、材质有关)。上述四个方面的性能既有各自不同的特点,又相互联系、相互影响。因此在选购底板时,不仅要看外观,数层数,而且还要看底板的木纹排列结构;不仅要听声音,而且在敲击时还要用手指感觉它的软、硬度;不仅要阅读底板上注明的相关指数,而且还要用不同的力量来掂球,以便感觉它的用力效率及综合性能。

自2000年10月乒乓球运动已经进入了大球时代,几层木的底板更适合打大球呢?目前尚无定论。但是根据40mm大球带来的变化,我们多少可以看出点趋势:大球重了0.2g,重球对底板的冲击会更大,因此底板的硬度应该相应提高;但是球变大了的同时也变软了,因此一味增加底板的硬度也不行,因为过硬底板对球体的局部压力过大,用力击球时会使球体的瞬间变形过大,反而使击球力量转化为球速的效率下降,很多打大球的人都会有种感觉:大力扣杀时球似乎破了。因此许多运动员都选择更厚、更软的海绵来打大球就是因为这个道理。现在秦皇岛的金棕榈公司已经推出《拍里奥》厚海绵薄胶皮的反贴套胶系列,用整体优化的创新思路来迎接大球时代,改变了反贴套胶市场上多年来只在胶皮上做文章的现象,很受市场的欢迎。 北京采和体育开发服务中心也在2000年就最先针对大球变重、变软的特点开发出独具特色的新产品——《世奥得》RG系列底板和《龙之剑》底板,后经过国家乒乓球队和部分优秀运动员的试打,被认为完全可以和任何国际名牌的产品比美,现在已经成为热销产品。应该说大球时代的到来给中国的乒乓球器材行业带来了极好的机会,因为以往无论性能评价多么优越的球板也都是小球时代优化出来的产物,大球时代的到来对球板应该有一个重新优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国产品牌与洋品牌已经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上来了,大家机会均等。事实上我国的球板行业对大球特点的研究最早、改革也最快。这不仅因为从一开始中国就积极推进大球的改革,而且中国的球板行业中还包括了许多专门家全身心的投入。这些几乎是终身从事高水平乒乓球运动、训练和竞赛的人加入到球板制造业中来,彻底改变了打球人不懂做球板,而造球板的人不懂打球的现象,这无疑是中国球板行业的巨大优势。然而国外的洋品牌,为了维护他们已经拥有的市场份额,从一开始就对大球改革持消极态度,没想到2000年3月在吉隆坡国际乒联能一举通过改大球的决议,使得他们措手不及,因此在“大球”面前动作缓慢也就不足为

奇了。事实上经过多年的努力和市场的考验,我国已经出现了许多有能力向洋品牌挑战的国产品牌,在2001年中国乒协器材委员会的会议上,我国制造的乒乓球、球台、胶皮和底板无论是外观还是性能和质量均达到了国际一流的水平,这已经得到公认。现在我们的运动员和球迷爱好者已经有了更大范围选择的可能——可以花更少的钱在国产品牌中选购到自己钟爱的球板。

挑选乒乓球拍的关键是要挑选好乒乓球底板和套胶,那在这里就简单介绍一下乒乓球底板的材质以及不同的选手适合怎样的底板,乒乓球底板的一般都是多层的,层数不受限制,主要材料一般为国产或进口的纯木,按国际乒联规定,非纯木材料成份不允许超过 15%。目前一些碳素、玻璃纤维、芳基纤维等特殊材料也被运用到底板中来,以增加底板的强度和韧度。

为自己选择得心应手的乒乓球拍不仅是每一运动员,而且是每个乒乓球爱好者追求的愿望。在乒乓球竞技运动中,融速度与旋转为一体的快攻与弧圈进攻技术已成为当前的主流。这是因为使用反胶海绵球拍击球,不仅可以获得近台快攻所需的节奏速度,同样在大力击球时可以获得较快的飞行速度,并且由于反胶摩擦系数高,容易在攻球时带有强烈上旋,球落台时由于强烈上旋的作用还会有时显的快速前冲。所以无论在台上,近台或是离台的进攻,使用反胶海绵球拍都可以较容易地获得更多的制胜因素,因此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使用了反胶海绵球拍。然而现代乒乓球运动仍然包含着多种不同类型的打法与技,战术,这些都会对球拍性能提出不同的需求,因此弄清不同技术类型以及不同的战术要求与球拍之间的关系才能为自己选择得心应手的球拍

(一) 近台快攻型——这是人国乒乓球队在世界乒坛上几十年保持长盛不衰的传统打法,采用这种打法的运动员通常使用正胶海绵拍或反胶海绵拍,世界冠军刘国梁 ,邓亚萍就是这类打法中的佼佼者。近台快攻首先要求击球节奏速度快,力争在台面上抢攻来球的上升点和最高点。击球动作幅度较小,多采用爆发国,借力加力等用力方式。为了提高小动作击球的爆发力与突然性,运动员通常先择较重的球拍,单面覆盖海绵胶皮的直拍底板重量应该在95克左右,双面覆盖海绵胶皮的球拍底板重量应该轻一些,一般在。90。克。以下。

近台快攻运动员为了提高球速,要求击球弧线尽量低平,因此多采用摩擦较少,击打较多,使球脱板较快的技术,如 : 快点,快拉,快攻,弹击和扣杀等进攻技术。这就要求海绵较软,较薄,底板的击球感觉比较坚挺,因此运动员通常选择七层板或厚度在 6.5 毫米 以上的厚型底板。

为了保证近台攻球的速度,近台快攻选手通常选择颗粒向外的正胶或表面的粘性中等,颗粒较短,速度较快的反胶。正胶是一种胶质较硬,颗粒向外且较大的胶皮,用它击球速度较快,也能制造一定的旋转,通常应搭配厚度为 1.8 -2.1 毫米,硬度在 35 度左右的海绵 ; 反胶应搭配厚度为 1.5 -2.0 毫米,硬度在 40 度左右的海绵。

(二) 弧圈快攻型——这是综合了旋转与速度的弧圈球进玫型打法,是当前的主流打法。世界冠军孔令辉,王楠,李菊等都属于这种打法。运动员使用反胶涨绵拍。 弧圈快攻打法要求旋转与速度的统一,因此多采用摩擦与抽杀结合的 鞭抽式 进攻技术,如 : 挑打,拉冲,反撕,反带,抹,撇等技术。为了保证击球时能得到充分的摩擦和弹击速度,选用的球扳不仅应该有足够的吃球深度,而且要有足够的底劲。因此运动员多选木质较软,弹性好的独木厚板(毫米左右)或较薄( 5.5-6.0 毫米)的五层底板。弧圈快攻技术在比宽赛中更多运用变化速度与节奏,时而近台,时而离台,时而击来球的上升期、高点期,时而击球的下降期,因此不仅移动范围大,而且击球动作幅度较大,自主发力更多,这就要求球拍的重量较轻,以保证在快速击球时挥摆自如,手感更好。所以选择直板一般是 85 克 左右,特别是双面覆盖海绵胶的直板应该更轻;横板也应该在 90 克 以下。 为了保证弧圈进攻的旋转,应该选择表面粘性较好、颗粒略长的反胶;为了保证抽杀进攻的速度,应该挑选较硬( 45 度以上)较厚( 2.1-2.2 毫米)的海绵。

(三) 快攻结合弧圈进攻型打法——这种打法将快攻技术与弧圈技术结合在一起,具备两种打法的特点,通常使用反胶海绵拍或一面反胶、一面生胶海绵拍,如世界冠军王涛、王晨以及阎森、马林等国手。快攻结合弧圈进攻型打法要求选择既适合快攻又能拉弧圈球的球板,用于快攻与弧圈球结合。弧圈球运用较多的人应选择手感软一些、且厚度较薄的五层底板,反之快攻技术运用较多的人需要选择偏硬的、较厚的七层底板。底板的厚度一般在 6.5 毫米左右,直板单面贴海绵胶的底板重量约在 90 克 左右,双面贴海绵胶的底板应在 85 克 以下;选择横板的重量通常在 90 -95 克 之间。 反胶可选择厚度为 2.1 毫米、硬度在 45 度左右的海绵,由于多数横板的反手进攻都在近台,所以用于反手击球的海绵应该比正手的薄一些,更利于快攻技术的运用。

还有一些人选择使用生胶海绵快攻,生胶是一种胶质软、弹性较大且颗粒较大的正胶,用它攻球速度快,但是旋转较差,因此攻球弧线较平(下沉),选择相应的海绵度为 1.8-2.0 毫米,硬度在 35 度左右;也有人使用长胶或半长胶进攻。长胶颗粒在击球瞬间会被来球压倒,并立即从不同的方向反弹,因此不容易摩擦来球制造自主旋转,所以击球多带有来球的反旋转。同时又由于倒向不同方向的颗粒不等,反弹力的方向也不尽相同,因此回球球弧线飘忽不定。长胶进攻通常选择的海绵厚度为 1.0-1.5 毫米,而且碣度较高,这样既能保持一定的击球速度,又使回球弧线飘忽下沉。

(四)攻、削结合型打法——这种打法虽称之为攻、削结合,但是绝非攻、削各占 50% ,有的人将发球抢攻、削中反攻作为主要得分手段,削球变化只是为了扰乱对手,制造机会,如世界冠军丁松就是这样,最初许多人认为他是防守运动员,把他当守球打结果吃了大亏;也有的人以削球变化作为主要得分手段,进攻只是一种扰对方的战太手段,如国手王辉等。攻、削结合打法的运动员,由于技术掌握须十分全面,为保证削球与弧圈进攻的旋转,通常选择表面的粘性较好、颗粒略长的反胶;为了保证其削球、防守的良好控制,经常挑选厚度适中( 1.5-2.0 毫米)并且软、硬适中( 40 度左右)的海绵。攻、削结合的核心是“变化” —- 旋转变化、攻削变化、落点变化和节奏变化等,因此选用的球拍也要充分体现和适应这种变化。许多人选用两面性能各异的球拍,如一面反胶海用于主动变化旋转和进攻,另一面选项用厚度在 0.8 毫米以下的极薄的海绵配长胶或正胶、生胶;也有人使用防弧胶皮,这是一种弹性低、表面不粘的反胶配合厚度在 1.5 毫米左右极软的低弹性海绵用于削球控制与变化。攻、削结合打法选用的底板通常板面较大,这样的球板手更柔和,控球时间较长。板面较使击球重心前移也有利于离台击球用力。

我们现在使用的乒乓球底板80%以上使用的是径切板(直纹)。弦切板(山纹)的出材相对的较高,径切板的出材率很低,这也是底板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乒乓底板的使用舒适度与木材相关的因素有以下几点:

1、纹理:木皮(单板)的纹理主要是由切片的方法不同造成的,分径切切两种方法,所谓的径切切就是看它的宽板面与原木的直径是否垂直。如宽板面与原木的直径“平行”就是径切板。如宽板面与直径“垂直”就是弦切板。 切片后出现的纹理为:直纹和山纹,我们所看到的纹理就是指年轮的方向。

2、材性:按自己喜爱的树种、纹理、颜色挑选,且着重于材性稳定的树种。注意不要有色差、节疤、矿物线、含水率:保证质量之关键,应参照国标,所购底板的含水率务必与当地平衡含水率一致,才能保证不变形。

4、加工精度:用手模眼看其样面板和层板配合是否光滑平整,严丝合缝,看外表是否光滑。

一.(Cork)软木:软木一般用做球板的拍柄部位。软木橡树的外层表皮,它应该属于木材的附属产品,是珍贵的可再生绿色资源,主要生长在地中海沿岸地区,全球年产量仅为35万吨左右,其中葡萄牙约占50%,且质量最好。与硬木几其它木材料不同的是,软木几乎不含木质纤维,而是由无数有着奇特理化特性的充满空气的细胞组成(每立方厘米约四千万个)。软木具有无与伦比的优良特性:无毒、醇香、不霉变、不腐烂、不生虫、富有弹性、绝缘、耐水、耐磨、耐酸碱、阻燃、有极好的隔音、吸音、隔振、吸振效果。软木的导热系数非常低,自身温度恒定在23 度左右,因此,软木又是极佳的隔热、保温材料,由于以上特性及其非常高的理化稳定性,使其使用寿命大大超过其它木质材料。

二.(Candlenut)桐:一种落叶乔木,生长快,有梧桐[phoenix]、 泡桐[paulownia]、油桐、白桐、紫桐等多种;木材质轻、韧,可制乐器(古琴等)、航模、箱匣、家具等等。由于其在亚洲易得到,而被大多数的亚洲底板厂商用作底板的芯板材料,亚洲以外除已知有法国梧桐外,其它国家尚无此种材料作为芯板制造底板(如有也应在亚洲国家加工),该木材弱点是强度低,制造底板时,如结构搭配不好,较容易在使用时产生断裂现象;但由于其音质清脆,也经常被用作高档底板的制造;该木材内部各部位的软硬度很不均匀,许多厂商将其作为芯板拼接后使用,从而达到弹性均匀的目的;另一方面,其变形率也在很大程度下降了。

三.(Juniper)桧(音gui4):大陆称Cypress(桧柏或圆柏)、***称桧木、日本称Hinoki(扁柏)。这种木材已经非常稀有, 仅见于日本、***及北美,是古地史第三纪珍异活化石遗产(世界顶级自然遗产);桧树:松柏类柏科圆柏属,为常绿乔木,雌雄异株,果实球形,叶有鳞形和刺形两种,即红桧和黄桧;

桧木具有质轻、弹性大、对微生物和化学溶剂具有抗腐性等特点,被日本底板厂商广泛地用于面板、芯板、甚至于整个板身全部用这种木材(即单桧板)制造,用桧木制造的底板适合弧圈快攻打法,单桧板更是适合单面直板弧圈快攻打法,但由于这种木材的日益稀有,大直径的木材已经很难见到,所以,现在我们见到的部分单桧底板中,有部分是由两块或两块以上木料拼接而成的,我们可以从拼接的精细程度,来评价该底板厂商的制作水平,这样的底板,虽然是拼接的,但是应不会影响其使用的性能。

(ayous)(音译:阿尤斯或雅尤斯):亦被称作[abachi]和[Obeche](音译:啊巴西),产地在非洲的加篷共和国附近,经常被模型飞机制作者用来做机翼的表面。

这种木材木质轻而坚韧,硬度介于中国的椴木和桐木之间,经常被国外的Butterfly和STIGA,国内的银河、拍里奥等底板制造商用做底板的面板和芯板,如银河的992#,全部木材为Ayous加碳纤维制成。是最常见的芯材,可以提高底板的整体力量和敏锐手感。

KOTO:音译蔻头,产于非洲亚洲等地,其材质脆性大、纤维长、耐潮湿,很多亚洲和欧洲底板厂商普遍采用此木做底板的面板,性能接近于林巴!

(Basswood satinwood)椴: 椴树属植物的泛称 [Chinese linden]。本属在中国有三十余种。椴树为落叶乔木,像白杨,木材细致,可以制造蒸笼、铅笔和火柴等。如:大叶椴、华椴、黔椴,按木材颜色分为:白椴和紫椴;中国最早期使用在球拍上的就是这种木材,而且每层都是椴木,如老红双喜、友谊、流星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全椴板,椴木的致命弱点是偏重,现在见到的早期底板,其重量最少也在105克以上;全椴木底板在很长一段时间(近乎40年)占有比例较大,主要适应当时的直板快攻打法;现在,很多厂商为了使底板更轻,已尝试更换其它木材或与其他的轻型木材结合来制造底板。

[(Sitka) Spruce ]云杉:松科云杉属(Picea)的一种常绿乔木,具密生叶,形成一个圆锥形的树冠,小型树木(盆栽)被广泛栽培观赏,这种木材的成材日益稀少,国内已经禁止砍伐。云杉为轻软中等强度的木材,树脂含量较松树少,尤其适用于制门、窗框和乐器;真正好的原料来自太平洋西北部的原始森林,很多已经被砍伐了。最好的木材非常平直、密实,在工具制造者中大量使用(这是做共鸣板最好的木材);云杉木质中硬, 乳白或淡黄色,木纹平直、年轮均匀、密实,用这种木材制造的底板较适合欧式弧圈快攻打法。辅助芯材提高力量的传导。

(Lauan)柳桉木:分白柳桉、红柳桉两种。白柳桉,常绿乔木,树干高而直,木材结构粗,纹理直或斜面交错,易于干燥和加工,且着钉、油漆、胶合等性能均好;红柳桉,木材结构纹理亦如白柳桉,径切面花纹美丽,但干燥和加工较难。柳桉在干燥过程中稍有翘曲和开裂现象。柳桉木质偏硬,有棕眼、纤维长、弹性大,易变形。

林巴:(Limba) 欧洲底板厂商经常谈起的北欧硬木(林巴),实际产地在南美洲和非洲,有软硬材之分,其材质脆性大,纤维长,耐潮湿,传导能力强。很多欧洲底板厂商普遍采用此木做球板的面板。

更快、更高、更强,是每个体育人和体育爱好者共同的梦想。可是,面对仿鲨鱼皮的泳衣、装了智能芯片的球鞋、镁合金的自行车、气凝胶减震的网球拍、贴地飞行的F1……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人自身在挑战极限,还是科技在变革体育?

当羽毛球拍和网球拍早已告别木质年代,保守的乒乓球板仍在夹缝中徘徊:根据国际乒联的规定,“球板厚度至少应有85%的天然木料。加强球板的粘合层可用诸如碳纤维、玻璃纤维或压缩纸等纤维材料,每层粘合层不超过球板总厚度的7.5%或0.35毫米。”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这仅有的15%,从侧面看不过几条细线而已,却足以让各品牌绞尽脑汁大做文章。科技,还是噱头?精品,还是鸡肋?现在就让我们进入这15%的世界。

假如粘合工艺不是球板性能DNA的重要一环,乒乓球板的制造将沦为解剖学的温床。正是因为所用粘接剂和粘接方式的不同,同样材料和结构的球板,可以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能。

所以,在探索复合纤维世界之前,我们需要先知道,粘合,可能给纤维球板带来不小的变化,而其中莫测,正是各制造厂讳莫如深的核心机密之一。

哪些人造纤维材料,可以用来替代木质呢?迄今为止,除了各种常见的碳纤维、芳基纤维等,还有金属网、压缩纸甚至陶瓷材料,同时,我们把一些微粒材料(可视为纤维短到了极限的状态)也网罗在内,力求全面完整。

加入人造纤维,最主要是为了加强攻击性:硬质纤维给球板加硬加速,稍软纤维提升韧性来增弹增速。并且,人造纤维材料高度的均匀一致,可以减少天然木材给球板带来的个体差异,避免木材的过度振手感,降低击球过程中的能量损失,提高产品档次与附加值。

但人造纤维带来的也并不全是福音。它们将木材生生分隔,其特性又与木材迥然不同,以致击球时振动的传递和衰减明显变异,造成手感上的不适。而球板刚性提升的同时,虽然增大了击球“甜区”,却也缩短了持球时间,增加了制造旋转、控制弧线的难度,令许多人感到不易发挥球板的底劲。此时,纤维与木材的配比,就成为纤维板综合性能高下的关键。

碳纤维,无疑是乒乓球板中最经典的人造纤维材料,也是最鱼龙混杂、概念倍出的。同样号称碳板,实际所用材料既可一望即知也可若隐若现,既可强如钢也可柔如纸,既可纵横交错也可单向排列或是各向同性,既可拿得起放得下也可散若尘埃无形无味,最重要的,既可能成本不菲也可能非常廉价。所以,我们先在本期为大家一一细数。

国人接触蝴蝶的碳素板最早,印象也最深。当时的碳板都是天价,而货真价实的编织碳纤维,其成本也确实远远高于普通木材。以蝴蝶最著名的TAMCA 5000编织碳系列球板为例,几乎全部是3+2结构,桧木(或类似桧木)面材+纤维层+桐木大芯,从早期的暴力代表Gergely、Sardius,到巅峰时期的明星主打普里莫拉茨碳素、施拉格碳素,都是如此。虽然暴力程度和厚度略有差别,但全是刚猛路线暴力美学,几乎成为人们心中碳素板的标准形象,就好像说起硬汉必提施瓦辛格。由于碳纤维位于次外层,紧贴表面,碳味浓重,就搭配较为软弹持球的面材以平衡球感,规则拼接的桐木大芯也可适当降低重量。由于碳纤维振动衰减性很强,球板毫不振手,加上纯木球板中少见的桐木芯材,振动性也很独特,整体手感发空,很难让人一见钟情。但如果用上了瘾,那种快感也是令人难舍难分。

斯帝卡曾经的Graphite Wood和老版本Super Carbon,都是3+2结构的编织碳板。由于斯帝卡处理木材有独到之处,加之阿尤斯(Ayous)的大芯,这两款重型碳板的手感更具有亲和力。遗憾的是,它们早已停产,即使5+2结构并更换了纤维层的“新版“Super Carbon也已下市。

挺拔也喜欢重型武器,多采用其最擅长的非大芯结构。如8+3结构的锤霸三碳皇,纤维位于次外层与中心层,其余各层木材厚度相近,纵向纤维比例高,中间两层为柔和的巴沙木(Balsa)。中心层纤维使用了极少见的1K编织碳,厚度略薄,约为0.15-0.2mm,但编织密度大增,成本更高。也许是1K碳层的作用,也许是多层的木材搭配均衡了振动传递,没有让某层材质比例太高而主导手感,球板的整体通透性明显胜于一般编织碳板,也比桐木大芯碳板的手感更实在,更容易上手。风格近似的魔鬼碳皇是6+3结构,可视为三碳皇的简化版。5+2结构的萨姆碳皇极为坚挺扎实,虽然碳纤维就在次外层,但厚厚的面材遮蔽了碳味,整体不太容易打透。新品炫碳皇,则基于萨姆碳皇结构,中心层加厚,并与三碳皇一样使用了巴沙木,糅合了二者特点。

由于纤维层的强力支撑,编织碳纤维板的反弹速度很快,在出球速度上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傲视群碳。相比之下,纯木板的反弹没这么干脆,在击球时存在一个持球调整的时间过程,所以其周旋能力和小球控制也是重型碳板难以比拟的。显然,对于重视进攻威力特别是单板威力的选手而言,传统硬七夹纯木板虽然也达到了很高刚性,但免不了“僵”的感觉,既不够弹,也不擅长弧圈,而借助编织碳纤维来提升球板性能,显然更为先进与灵活。

但是,退台之后,重型碳板底劲不足的问题就凸显了。离台距离远,即使球的脱板速度飞快,在经过了长时间的空中运行后,由于空气阻力的作用,速度衰减严重,容易被防回。如果能给球增加一定的上旋,根据空气动力学的原理,球在空中的能量衰减会相对较少,落台后又能形成弧线略低的二跳前冲,令对方防不胜防,这种速度与旋转的综合效果,我们认为,正是“底劲”应有之义。而重型碳板内含的强大纤维层,支撑能力太强,球板几乎不会产生整体形变,仅仅依赖面材的一点局部形变来持球,制造旋转的能力并不强。脱板速度又太快,对于大多数使用者来说,往往还没来得及在短暂的持球时间内给球施加足够能量,球就被撞了出去。所以,如果你能够把使用重型碳板的对手逼得远离球台,机会就来了。

为了改善手感,让这些重型武器更易驾驭,设计者也动了不少脑筋。蝴蝶早期的Kumpuru就是一例,而它最拿手的还是将纤维板减薄、轻量化推出Light版,典型如施拉格轻碳等3+2球板。近期,更是引入芳碳系列的5+2结构,推出仅厚5.5mm的TIMO BOLL T5000。TIBHAR的弧快碳王与轻快碳王则是把纤维放在了第三层,夹在芯材两侧,这样深埋纤维层,也大大淡化了碳味。特别是后者,芯材很薄,也使两层纤维间距变小,甚至有了一些整体形变。试想极限情况,假若两层纤维越靠越近,直至在中间合二为一,就极少再限制整体形变了。

在这些重型碳板上,往往胶皮容易打透,而球板不易打透。所以,太过个性的胶皮未必是好选择,太硬或太软的胶皮,要么配成钢板,要么板胶脱节,性能均衡而手感稍柔的胶皮比较合适。在无机胶水时代,日系或近似风格的内能胶皮会是编织碳纤维板理想的搭档。

优拉的新款暴力板Rosskopf Force,表面看也是平平无奇的3+2,内里却颇具新意。纤维层从侧面看很厚,解剖开来,每“一层”碳纤维居然是由两层方向交错的碳片共同构成,且纤维方向各与手柄成45°角。再搭配均为纵向的桧木面材与桐木大芯,打起来颇有3+2编织碳板的味道。

从试用效果看,排列碳球板的性能,基本延续了编织碳球板的特点,重量与厚度下降有限,可以视为编织碳球板的亲民性改良,微调了碳味,碳纤维的作用依然强大,适合风格凶狠但口味略淡的使用者。

既然长的碳纤维如此桀骜,就试试短的吧。近年来,添加薄碳、软碳、碳毡的球板越来越多,这类纤维层,几乎都属于短切碳纤维,相当于把长纤维切成随机长度的小段,无方向性随机平铺成薄薄一层(其实是借助纤维间的静电作用自然形成近于各向同性的排列),排列较疏,更为透明,每根纤维也有一定程度的弯曲,密度和强度远远小于规则排布的长纤维。有的,像一层极薄的棉花,细小的无序纤维间还有关联,片状的可以像纸一样拿起来,轻轻拉扯后才会散掉,从球板侧面看仅是一条淡细黑线的存在。也有的,经过树脂固化,像硬纸片。

单从工业角度看,短切碳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性能碳纤维,性能和成本差异都很大。比如强度,规则排布或编织的长纤维能具备理论上的碳纤维强度,而切短以后无序排列,纤维间的关联作用极弱,密度太低,轻易就会散掉,弹性模量大的优势更是无从谈起。这关系就好比一打竹筷子,团起来很结实,折不断,但支离成了一簇竹丝后,还能同日而语吗?单独一张碳毡,甚至都难以承受乒乓球的冲击,一打即破,强度不及一片木材。

但添加到球板中,短切碳却也有自身独特的价值。整体刚性和脱板速度虽无法与长纤维相比,整体形变、持球时间、底劲却也不再是难驯的任务,在局部——如小于纤维长度的范围内,短纤维还是能起到一定增强作用的,超过纯木球板——毕竟,乒乓球的触球范围是很小的。而人造纤维比例的剧减,两侧木材通过粘合剂接触的面积大增,振动传递更依靠木材,手感更好。搭配木材也不必为重量、纤维层位置等因素而过虑,结构更灵活。可以说,短切碳纤维球板碳味清淡,更接近木板性能,又比纯木速度略快、略硬挺,性能的均衡性不错。

亚萨卡的马琳碳与马琳软碳(前身分别是YCA与YSC)就是杰出代表,使用未经树脂固化的短切碳纤维层,前者稍厚,纤维也稍长。结构同为5+2,纤维层在阿尤斯(Ayous)大芯两侧,面材与次外层都非常薄,薄脆的手感很好,一贯的瑞典式风格,有一定的形变与底劲,碳味较弱,是传统纯木五夹弧圈板的加强型,实用性更胜厚七夹。尤其对于直板的制作理念,亚萨卡确有用心之处。

多尼克的经典瓦尔德内尔碳板,与马琳碳如出一辙。佩尔森碳板Persson Power Carbon,则是在Persson Power Play的次外层下添加了两层薄碳,7+2的结构较少见,重量也不轻,木结构的强硬作用远胜于那两层薄碳。JOOLA的Markovic同为类似5+2结构,表面两层稍厚,次外层还用了硬挺的Koto木,不同于瑞典式的层层薄脆手感,整体刚性更强了些。可见,薄碳球板若要走刚猛路线,木材结构的影响更大于薄碳。

的真身很难见到,体积太小了,只有在显微镜下才可能现形。颗粒层不可能单独存在,必须同胶水混合才能粘进球板夹层,所以又叫做碳素胶水。碳多加点少加点,颜色深点浅点,没有固定标准。有的若隐若现,瞪大了眼睛也看不出有颜色,拆开球板看也无济于事,一片混沌。而某些使用染色胶水粘合的球板,侧面黑线看上去容易与碳纤维球板混淆,但仔细辨认,会看到深色胶水渗入木材孔隙中,黑线边缘并非整齐划一(如图中这支优拉Rossi Fire纯木七夹板)。所以,这是“李鬼”们浑水摸鱼的温床。

细小颗粒,可以随着胶水少量渗透到木材层表面结构的孔隙中,形成过渡,对于天然材料同人造材料的叠加而言,这样的方式是最自然的。理论上可以像水泥砂浆中的沙粒作用,提升粘合层硬度。可也正由于颗粒体积小、用量少,对球板性能带来的改变很微弱。相临的两层木材之间,几乎没什么阻隔,完全相当于纯木手感。不少球友常常为此类球板到底算不算碳板而争论不休,甚至有球友买回此类球板觉得上当,花碳板的钱却买了块“木板”。这种感觉完全正常,颗粒碳本就碳味虚无缥缈,是否严格意义的碳板见仁见智,要看作木板也无可厚非。不管是碳非碳,是否适合自己才是最主要的,所以选择之前一定做好心理准备,木材结构才最终决定着这类“碳板”的性能。

也许是因为斯帝卡特别钟爱纯木球板的手感与性能,重型碳板都已停产,其它纤维的球板也寥寥无几,便对使用颗粒碳改良经典纯木结构关爱有加,碳胶水产品很丰富。红黑碳王就拿类似CL的七夹结构动起了手,Carbo 5.4、Tube Carbo、水晶碳更是不厌其烦地调整着阿尤斯厚力材的看家五夹结构。这些球板的粘合层中都添加了碳粉,可非常稀薄,从侧面看,与纯木板几无分别,解剖后也难以辨认。尼斯碳王结构有所变化,大芯减薄至接近力材厚度,并在其两侧加入较厚的碳粉,侧面能够看见两条细黑线,但性能仍然几乎就是木板,比前面的一系列都软。到了最新的纳米碳王,改变更明显了,9层木8层粘合,号称使用了最坚硬的颗粒——碳纳米管,又重又实,为了减重手柄内空,板面不得已都缩小了。可它不振手,力量足,虽然仍是木味,搭配最新内能套胶的效果很不错。

长纤维与短纤维、颗粒碳的差异如此之大,那有没有介于它们之间的纤维材料呢?这个问题留到下期,通过其它纤维与碳纤维配合的方法来寻找,此为后话。

人造纤维球板中,“芳基”或“芳碳”球板的出镜率,仅次于碳板。有机纤维林林总总,用于乒乓球板的却相对有限:日系以蝴蝶为代表,使用称为Arylate的芳基纤维;欧系斯帝卡、多尼克和日系尼塔库等则使用杜邦命名的凯芙拉(Kevlar)纤维;中国品牌如银河、三维等,习惯上把黄色芳基标识为Arylate,蓝色的为Kevlar(或CARBOKEV,也有称脆性芳基)。从三维提供的两张编织芳碳样品来看,其中蓝色纤维相对硬挺,而黄色的较柔软。

纯芳基球板的手感,不像长碳纤维板的霸道与生硬,吸震性虽然很好,但震动衰减比碳纤维慢,向着纯木更近了一步,属于长纤维板中的好手感了。同时,又保持着纤维的强化作用,稳定性、持球性都不错,整体手感略软,韧性较强,有一定底劲。

早在小球时代, 蝴蝶多款芳基板如Moonbeam、Keyshot等就已成名,很多球迷喜欢其手感,而到了近年的Timo Boll Spark、Keyshot Light,光环却已渐渐褪去。虽然还有多尼克新品Kevplay、斯帝卡的Kevlar Wood、尼塔库的KVx系列等前仆后继,这些实用性不差的芳基板却未能大行其道,营销力度固然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恐怕还是芳碳板太过抢眼。

将芳基纤维与碳纤维进行混合编织,真是绝妙的主意,在两种纤维性能之间找到了平衡点:碳纤维保证了刚性与速度,而芳基纤维又提供了稳定和控制,虽然没有彻底解决传统纤维板手感与底劲上的死穴,但其“均衡”确让适用性大为提高。

蝴蝶的成功, 芳碳板功不可没, 与其碳板一起巩固了纤维板领域如日中天的地位。碳板上的3+2结构应用于芳碳板,优缺点同样鲜明,如桧木大芯、弹性奇佳而难以驾驭的Cofferlait(大力神),速度快、手感良好但底劲有限的孔令辉芳碳。而应用5+2结构的球板,将芳碳层夹在两片薄木之间,材料过渡更自然,综合性能更佳,造就了一系列性能彼此相近的经典之作,如Timo Boll Spirit、Viscaria/Taksim,Michael Maze。这种5+2结构早在Keyshot芳基时代已被应用,如今更延续到了TimoBoll新系列中。

多尼克Smirnov Firecarbon,因使用红色Kevlar而得名火碳,其芳碳纤维位于5+2的次外层,第三层木较厚,整体硬、速度快,手感清晰,但球质略欠厚重。斯帝卡CarboKev Wood为5+4结构,将Kevlar与碳纤维各自单独为一层。

由蝴蝶力推的纤维新贵Zylon,是将P B O 进行液晶纺丝而制得的超级纤维。经过Photino(ZL)、Amultart(ZL Carbon)的锋芒初试,水谷隼(ZL Carbon)获得好评,新系列外观设计出彩不说,手感比传统芳碳板实在了一个档次,售价自然也水涨船高。

看起来,玻纤的故事就要到此为止了。然而,资深玩家不会放过这样一些端倪:亚萨卡推出韩阳玻纤板,结构极似佩尔森玻纤,配合韩阳直板单面进攻、手感细腻、线路灵活的打法, 在今年国际赛场上大出风头。马龙在无机新规下试用新板,也被眼尖的发烧友“抓个正着”,正是尼塔库3+2结构新品Rutis,采用G-carbon纤维(玻碳,即玻璃纤维与碳纤维混编)。多尼克也推出了5+2结构的玻碳新品Persson CarbonTec,有着柔韧而稳定的好手感。无机时代,玻碳结缘能否为玻纤迎来第二春呢?

多尼克Persson Power Fiber(佩尔森玻纤),较硬挺借力好,玻纤作用算比较明显了,却明显不及老佩般长青。挺拔Fiber Feeling,未及找到感觉便已停产。蝴蝶仅在欧洲推过Kreanga Aeros、Maze Passion等玻纤板,其漂亮外观似乎比纯木五夹弧圈板改良的性能更引人瞩目。

亚萨卡Advance 3D,一支“潜水”的玻纤板,官方资料宣称采用了特殊材料,但究竟何物秘而不宣,其实是编织极其稀疏的玻纤,即使纵向比横向丝束宽两倍,仍然是纯木五夹般的性能。

金属是天生的强者,虽然不似碳纤维、芳纶那么施瓦辛格,强度和模量毕竟也远高于木材。可为什么,只有钛、铝合金入了乒乓球板设计者的法眼?

请看,铜的密度约8.9 g/cm3,钢7.8 g/cm3,而钛4.5 g/cm3,铝合金2.7 g/cm3。如果是你,愿意挥动含钢的球拍吗?实际上,铁拍被用作臂力练习倒是挺合适。

再想,金属边缘是会直接于球板侧面的,假如球板里夹了铜,在你挥汗如雨的作用下,板边会不会生出铜绿?而抗腐蚀性能出众的钛、铝合金就毫不介意。

斯帝卡的Titanium Wood,内夹镂空的钛金属网,整体较硬,重量与速度同样惊人。多尼克、尼塔库、巨力克也都有钛网(或钛网+碳)的球板,手感硬而实在。拍里奥的钛网球板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年了,而其新品TS3与Allround+ V2均为钛碳复合结构,将碳毡层置于钛网外侧,钛网则紧贴大芯,通过木材搭配,也可以实现All+的级别,并非是钛都硬,融入了拍里奥对这类球板的独到理解。单丝的钛网虽然很细,易于用刀割断,但对乒乓球来说,提供的作用已足够,否则价格昂贵不说,球板真可充当“重型武器”了。

擅长纯木的斯帝卡,最钟爱以颗粒材料改良纯木板的方式,把钛粉和铝粉也混入粘合剂中,分别制成了Titianium 5.4与Tube Aluminium,略为加硬加速,较薄的前者(5.2mm)作为OC经典的延续,直横板均颇具口碑。

主流纤维板的世界已探寻完毕,还有些独到之作不得不提。比如多尼克七夹板Persson Power Play,次外层其实是高密度的压缩纸,硬度甚至比其余几层木材都高,使用效果很好,性能均衡易上手,性价比突出,可惜目前似乎形单影只。

又如亚萨卡的S y n e r g y(11层)、Dynamax 17(17层/欧版Dynamix),弹性极好,手感舒适,其中碳纤维、玻纤等材料如何搭配已经是次要的,如此之多的类别与层数混搭于一支球板中,更像是对极致制板工艺的自信与炫耀。

想看看球板中的人造纤维是否名副其实?有没有冒名顶替?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点燃打火机,以近500℃的“火刑”伺候。

染色层被误作纤维层时有耳闻,而染色玻璃纤维混作芳基纤维也有传说。果然,一名“李鬼”在严刑“烤”问下露怯了:当有机的粘合剂与染色物质在火焰下烧掉之后,露出了无色反光且端头熔融的纤维束。这名“李鬼”产于早些年,如今世面上眼花缭乱的有机纤维,是否真的高性能芳纶,虽然通过燃烧实验还不足以确认,但至少可以确定是否为可燃的有机成分。

有机时代,速度登峰造极的重型碳板,无愧于人造纤维球板中的王者。然而,没有了胶水对手感的改善,重型碳板控球能力的硬伤曝露无遗,蝴蝶以Light版对其重量、厚度做减法的方式很有必要。相比于传统的长纤维碳材料,碳毡这种口味轻、成本低的纤维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欧洲和中国品牌青睐。金属材料的质感独特,迎合大众并非易事。而有机纤维,包括玻璃纤维,借助与碳纤维的联姻,大有超越传统碳板之势。当然,Zylon纤维已经开门红,其它材料新军也没准后来居上。

传统上, 编织密度, 仿佛被视为衡量人造纤维材料,特别是长碳纤维档次的重要标准。假如认为有的碳板鱼目混珠,业内评价通常是这样的句式: “ 我们的碳板都是3 K 编织的, 那种碳板…… 根本不够, 成本很便宜。”话虽如此,球迷买的终究是使用性能,而非纤维密度。毕竟,纤维与木层的和谐过渡,手感透过纤维在木层与木层间的清晰传递,才是好纤维板的关键。那么,能否像Advance 3D那样,在纤维的编织密度、方向和丝束粗细上做些文章,以求综合性能的最优化呢?

虽然普里莫拉茨在北京奥运会的“回光返照”令人心生敬意,但恐怕并不能阻止波尔证明这个不等式。随着传统重型碳板像施拉格一样辉煌不再,3+2结构的未来迷雾重重。这种纤维感明显、芯材(多为桐木)比重过高的结构,似乎更适合整体球速相对较慢时的“一锤定音”,而不能很好地满足现代乒乓球连续快速击球中“紧锣密鼓”的要求。相比之下,5+2的结构更灵活,纤维或深或浅或居中,木材或张三或李四亦可王五,更易达成各层性能的自然过渡、和谐统一。

最典型的就是桧木单板,以做成日直形状的居多。桧单板有夹板无法比拟的雄厚底劲,适合中远台对拉弧圈技术的发挥。另外也有用AYOUS(阿尤斯,非洲白木)木和松木等等制作的单板。选择单板一般要选择厚一点的,质量主要看木纹的好坏。

碳素纤维底板重量轻,形变小而弹性大,恢复时间短,回球速度快,能够打出高速低弧线的球,杀伤力强。

受撞击时形变大而恢复时间短,称为高粘弹性,同时具有减震的作用。加入了芳基的球拍有较强的弹性,同时又保持了柔和的特点,底劲充足。

芳基和碳素纤维混和编织的球拍则兼顾了两者的特性,具有较快的脱板速度,又有柔和的手感和充足的底劲。

选用质地牢固质量轻的合成纤维凯夫拉,充分平衡了速度,力量,灵活性几个因素,使弧圈打法选手可以获得更多的摩擦球时间。同时使选手在相持当中提高了击球的稳定性。凯夫拉平衡了速度重量弹性这几方面,选手在使用之中将能感到凯夫拉高科技材料带给此款底板的良好控制性和超强的稳定性。

碳素纤维与凯夫拉材料按最佳搭配比列混合,将碳素的强度和凯夫拉的稳定性完美结合。

从高尔夫球到航天飞机,所有一切都证明了钛的价值——强而轻。这种奇妙的金属最大的优势就是它的强度和重量之比,既保持了底板的坚固性,同时变轻的底板使手感更佳。

高强玻璃纤维柔和且弹性好,加入了玻纤的底板有最接近纯木的手感和超出纯木的弹性速度,适合现代鞭打式击球的需要。

日本蝴蝶(butterfly)公司新开发的ZL碳素纤维,是一款拥有高反弹力的有机纤维,并将高强度、高弹性、轻量融为一体,再加上蝴蝶公司自创的特殊编制方法产生的碳素纤维,使ZL碳素纤维球拍具有攻守兼备、非常全面的高性能。

具有直链高分子结构的PBO纤维——ZL FIBER,是有机纤维中拥有最高等级强度和弹性的纤维。由于比重比碳素纤维低了10%,因此可以使高性能球拍更加轻量化,给球拍带来高性能高弹性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