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篮协宣布中国篮球名人堂筹建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并确定首届入堂规模为 25 位名人堂成员与 1 个集体。目前,中国篮协已设立名人堂委员会,下设提名委员会、推举委员会和终审委员会。6 月 30 日,中国篮协名人堂委员会召开首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篮球名人堂举荐活动方案》《2022 年中国篮球名人堂举荐计划》《首届名人堂传播计划》等内容。种种迹象显示,期盼已久的中国篮球名人堂正在加速筹建,这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体育名人堂,在挖掘传承弘扬中国篮球文化的同时,对整个中国体育文化事业也具有探索和启发意义。

src=放眼全球,几乎所有体育名人堂,都具有终身成就奖的属性,旨在通过向前辈名宿致敬,从而起到传承体育文化、激励后辈追赶前贤的效果。回顾过往,几代中国篮球人都有过创建中国篮球名人堂的提议、设想乃至探索。(延伸阅读:《》)

毕竟,篮球早在 1895 年就已传入中国,仅比奈 – 史密斯博士发明篮球这项运动的时间(1891 年)晚了 4 年时间而已,我国篮球堪称历史悠久、人才辈出、群众底蕴深厚。但与此同时,我国百年篮球历史却缺乏系统梳理,以致于大量中国篮球迷对万里之外的美国篮球明星生平事迹如数家珍、了如指掌之际,却对本国的篮球历史知之甚少且经常对重大历史事件张冠李戴、以讹传讹,这不利于中国篮球的普及和推广。所以很多篮球前辈都曾提议效仿美国的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创建中国自己的篮球名人堂,从而系统梳理和传承我国的篮球文化,进而提升中国篮球的核心竞争力和民族自豪感。

src=据体育大生意记者了解,早在 1999 年建国 50 周年评选 新中国篮球运动五十杰 时,就有业内人士提议研究创建我国篮球名人堂的相关课题。值得一提的是,真正迈出实质性探索的还是在 2007 年,时任体育总局篮管中心主任的李元伟非常重视中国篮球文化的建设,于是在 2007 年秋创建了线上中国篮球博物馆(CBM),并筹建线上中国篮球名人堂。

这在当时得到了中国篮球界的广泛响应和支持,很多名宿积极捐赠纪念品。李元伟在退休后仍对此事充满热忱,近年来受现任篮协的委托,李老积极牵头专家组筹备此事,如今终于有望正式实现夙愿。此外,相关配套的《中国篮球通志》编纂、中国篮球资料库建设、中国篮球名宿口述历史访谈等项目也已展开前期工作。

src=当前,中国篮球界都非常关注中国篮球名人堂的运营机制,热议最多的就是名人堂的候选门槛、评选推荐机制和首届篮球名人堂的候选名单。必须指出,中国篮球名人堂公布的推荐机制与国际知名的体育名人堂的推荐机制高度接轨,吸收了很多成熟的运营经验,足以确保评选的公开公正和权威性。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名人堂评选严格遵循利益回避原则:首先,在提名候选人时,当届篮协负责人不在提名之列。所以,姚明、宫鲁鸣等现任中国篮协高管眼下均不会被提名为名人堂候选人。其次,中国篮球名人堂委员会的推举委员会和终审委员会成员,其本人如果进入提名名单或举荐名单,均要在相关举荐或终审环节遵循回避原则。

纵观全球范围,体育名人堂是体育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具有自身特殊发展规律。据体育大生意观察多个体育名人堂发现,那些运营成功的体育名人堂往往是集合博物馆、展览馆、图书馆、表彰大会等诸多功能于一体的非营利性机构。

体育名人堂分为两类:一类是诸如国际篮联、国际羽联等很多国际单项联合会创建了本项目的国际名人堂机构,。另一类是国家体育名人堂,比如美国等体育发达国家也均有各种项目、各种层级的名人堂,美国国家棒球名人堂和博物馆早在 1936 年就已创立,而国人最熟知的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则始创于 1959 年,NBA 历代传奇巨星莫不以入选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为荣,我国篮球巨星。

src=src=整体而言,这些体育名人堂起到了致敬行业前辈、推广体育文化、扩大本项目受众规模、提升项目文化凝聚力的作用。但必须指出的是,由于国外体育名人堂多是独立的非营利机构,只能靠兜售纪念品、吸引赞助商、举办赛事活动和募捐来筹集运营经费,所以在创立后很长一段内都会出现资金链紧张现象,即便是影响力如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也曾数次濒临倒闭破产。

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总裁约翰 – 多尔瓦在 2015 年接受采访时,曾感慨称,自 2000 年以来,虽然名人堂影响力大增,但仍需要靠外界捐款才能维持运营,期间不止一次有人提议将名人堂出售给其它机构。显然,名人堂这种主要靠兜售历史情怀的产业并不好做,所以,中国篮球名人堂从创立之初就应该设计好运营模式,务必确保资金来源稳定可靠。

放眼全球,体育名人堂的推荐对象多是体育巨星、名帅、资深裁判和赛事高管等特殊贡献者,但即便面对这些精英群体,名人堂的推荐评选规则仍非常严谨,入选门槛甚至称得上苛刻二字。在这方面,中国篮球名人堂显然在规则方面参考借鉴了国际惯例,所以在选拔流程和具体规则上和国际体育名人堂的很多规则高度相似。

以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为例,球员在退役满四年(以前是满五年)后才具备篮球名人堂的提名资格,而教练、裁判要么退役满四年,要么在岗则需要满 25 年执教或执法经历才具备获提名资格,其中从 2020 年起,在岗教练想要入选,还必须年满 60 周岁。

src=在具体评选流程方面有三个基本流程:首先,符合入门条件的人员必须在每年的 10 月 31 日之前将提名表格提交给名人堂,并经名人堂总裁进行初步审核才能进入初审阶段。在初审环节,每个被提名者都要进初审小组中至少 5 人同意后,被提名者资料才会递交复审委员会,被提名者的材料要涵盖了被提名者运动生涯的所有亮点,并附上初审小组的书面意见。在复审环节,由 24 名成员构成的复审委员会必须至少有 18 人同意,被提名者才能成为名人堂候选人。

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为确保能向业余篮球、职业篮球、女子篮球、国际篮球等多个领域公平分配名额,还设置了多达七个提名委员会,分别用于审核不同群体的提名和候选资格。

其中,北美委员会负责接美国本土人士的提名表格;女性筛查委员会负责接收女性候选人的提名表格;国际委员会负责国际候选者;直接选举委员会负责那些对篮球发展具有重大贡献的特殊贡献者群体,这类群体一旦被认定后将可以直接入选名人堂;老兵委员会则负责那些已经退役至少 35 年的人士;早期黑人先驱委员会则负责选拔那些早年生涯成就或许平平无奇但却具有开拓意义的黑人运动员或教练员;ABA 委员会则是负责对 ABA 等已被解散的早期职业联赛球员进行资格审核,该委员会已在 2015 年完成其历史使命并解散。

和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相似,中国篮球名人堂的举荐范围涵盖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特别贡献人士、先行者及集体等群体,各类别设置不同的举荐标准,如运动员需退役 5 年以上(含 5 年),达到一定荣誉要求,教练员自执教起满 20 年以上(含 20 年)等,符合相关标准的人员才可参与举荐活动。

在运营机制和推荐评选流程,中国篮协名人堂委员会对中国篮球名人堂行使领导及组织职能,下设提名委员会、推举委员会和终审委员会。

其中,提名委员会 负责当届入堂成员的提名工作,委员以单位团体形式组成,包括中国篮协协会会员、职业联赛俱乐部、体育高校相关院系等,首届共计一百余家。推举委员会负责从当届提名名单中举荐产生推举名单。委员由篮球从业者代表组成,包括现役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媒体人、教育及科研人员、市场营销人员等,首届共计数百人。终审委员会负责审定当届推举名单,并最终确定入堂名单。委员由资深篮球专家、研究学者及曾担任过中国篮球领导职务的相关人士等代表组成。

src=src=在具体流程中,首届名人堂候选人要经历提名、推举、终审三个阶段,首届将举荐 10 位入堂成员:运动员 7 人,教练员 3 人。提名阶段将从 7 月下旬开始,12 月上旬举办入堂仪式。此外,名人堂委员会决定以 特别致敬 方式举荐 15 位中国篮球前辈直接入堂。同时,举荐 新中国篮球运动五十杰 为首届入堂集体。显然,中国篮球名人堂在候选对象、入门门槛、推荐规则、评选流程等方面均与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高度相似,实现与国际接轨。

当中国篮协宣布中国篮球名人堂首届入堂规模为 25 位名人堂成员与 1 个集体时,中国篮球界都非常关心哪些名宿率先能够成为首届名人堂成员,在这其中,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篮球巨星、现任中国篮协主席姚明理应入选且当之无愧。不过,名人堂委员会为确保评选的公平公正性,明确规定选拔会遵循回避原则,即当届篮协负责人不在提名之列。所以姚明、宫鲁鸣等现任中国篮协高管铁定无缘首届篮球名人堂名单。

此外,中国篮球名人堂委员会的推举委员会和终审委员会成员,其本人进入提名名单或举荐名单的,均要在相关举荐或终审环节遵循回避原则。显然,中国篮球名人堂的推荐评选机制足够公平公正客观。

此番,中国篮协宣布中国篮球名人堂首届入堂规模为 25 位名人堂成员与 1 个集体,其中 特别致敬 的 15 位入堂成员为:张伯苓、董守义、宋君复、舒鸿、唐宝堃、牟作云、张子沛、张长禄、余邦基、杨福鹿、程世春、陈文彬、白金申、钱澄海、杨伯镛。

src=这些均是对中国篮球早年启蒙和传播做出重要贡献的前辈,比如,董守义是中国篮协首任主席,曾一手培养出 南开五虎 ,堪称是中国篮球的开山人物;舒鸿,是我国最早一批国际篮球裁判之一,曾执法 1936 年柏林奥运会男子篮球决赛,而那是篮球首次成为奥运比赛项目。

毫无疑问,上述这 15 位前辈称得上是中国篮球特殊贡献者,自然可以直接入选中国篮球名人堂。至于首届入堂的这个集体名额授予 新中国篮球运动五十杰 (注:所有 50 杰后续还能以个人身份申请进入名人堂),虽然颇具创意,让人眼前耳目一新,但和国际体育名人堂评选的那些集体相比, 新中国篮球运动五十杰 多少有些不符合惯例。

新中国篮球运动五十杰 是 1999 年建国 50 周年时中国篮协评选的 50 位篮球突出贡献者,类似 NBA 联盟在 50 周年评选的 50 大巨星,这是中国篮协官方评选的至高荣誉。这其中有中国男篮、女篮的巨星、名帅,还有篮球理论工作者,囊括了各类群体,年龄层面也横跨了几个时代。但直白地说, 新中国篮球运动五十杰 更像是一种集体荣誉,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集体。

放眼国外各类体育名人堂推荐的集体,基本都是一起并肩征战过某个大赛并取得杰出成绩的队伍,或者是某些领域最早的一支元老球队。再次以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的集体为例。最新数据显示,已有 12 个集体入选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而这 12 个集体全部都是具有开创意义的球队。

src=比如,魔术师约翰逊、拉里 – 伯德、乔丹等 NBA 传奇巨星领衔的 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梦之队(场均净胜对手 43.8 分),以及杰里 – 韦斯特、奥斯卡 – 罗伯特森、杰里 – 卢卡斯等上古巨擘领衔的 1960 年罗马奥运会美国男篮(场均净胜对手 42.4 分),这两支球队不仅均是全胜夺冠,而且场均能净胜 40 分以上。再比如首支环游全球推广花式篮球的哈林篮球队,不仅是花式篮球领域最知名的球队,而且具有重要开拓意义。此外,国际篮联等国际体育组织的体育名人堂选拔的集体也都是战绩卓著的球队,比如国际篮联篮球名人堂唯一的一个集体就是 1992 年梦之队。

src=中国篮球名人堂在推荐机制等各方面均与国际高度接轨,但在首届名人堂名单的集体名单选择上却与国际惯例有些不同。 新中国篮球运动五十杰 是中国篮协在建国 50 周年评选的至高荣誉,如今的中国篮球名人堂同样也是至高荣誉,把获得过至高荣誉的 50 人集体打包置入名人堂,为何要把一项荣誉和另一项荣誉嵌套起来呢?

体育大生意记者在百思不得其解后,曾向一些参与名人堂筹备工作的前辈请教原因,但各方的说法不一,或许名人堂委员会后续会给一个官方解读。整体而言,任何评选机制都需要具有延续性,类似 新中国篮球运动五十杰 这种荣誉只有一个,想要再有类似荣誉,或许要等到建国百年之时。

体育大生意记者在此斗胆建议,名人堂委员会后续再推荐集体,可以考虑那些创造历史且佳话不断的篮球国家队,比如首次杀入世界前八、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获得世锦赛前八名的 1994 年中国男篮,荣获 1992 年奥运会银牌的中国女篮……类似这样战绩卓越且人才辈出的功勋球队可以多多推荐,这样也能让名人堂的推荐更有延续性。

纵观国外所有体育名人堂,按经费来源大体可以分为两类:要么是国际篮联篮球名人堂这类单项体育联合会的下属机构,要么则是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这种独立运营的非营利机构。前者除了自身的商务开发外,可以获得单项体育联会的专项资金扶持,后者则是完全独立运营。目前,很多国家的体育名人堂都是独立运营的非营利机构,经费来源主要分五块:赞助商、纪念品开发、举办赛事和承接活动、公开募捐、参观门票。并且这些名人堂在创办初期都比较简陋,几经发展才逐步实体化。那么,现在正处于筹备阶段的中国篮球名人堂未来会选择什么发展模式呢?

体育大生意记者对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的情况略有了解。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在 1959 年创立,但最初经费不足,缺乏实体运营能力,只能暂借奈 – 史密斯博士发明篮球的春田学院的体育馆为办公地点,非常寒酸简陋,并且直到 1968 年才真正对外开放。在最初的 17 年间,一共吸引了 63 万参观者,靠这些参观者的门票收入和各界捐赠,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终于攒够资金,随后投资 1100 万美元兴建了一处新体育馆并在 1985 年投入使用,为吸引女性群体,从 1985 年开始,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开始将女性列入评选范围。

此后,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得益于电视等新媒体手段的传播得以名声大噪,商业价值逐步凸显,其中 NBA 球队老板和美国男篮也开始对名人堂持续进行捐赠。直到新世纪初,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终于有足够的实力来修建一所集博物馆、展览馆、图书馆、大剧场等诸多功能于一体的超级建筑,最终耗资 4700 万美元兴建了一个实际占地面积多大 54000 平方英尺的崭新篮球名人堂,包含篮球、餐馆、影院、超级纪念品商店等场所。

src=虽然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闻名全球,但其长期陷入经营困境,十分依赖外界捐赠,几次陷入破产危机。2008 年,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为加强创收能力,曾借贷 500 万美元进行商业创新,其中 350 万美元用于和纽约的国家体育博物馆合作开发文创产品,结果该项目仅维持 6 个月就因为对方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停止运营,这让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也随之陷入债务危机。幸赖时任美国篮协主席、前太阳队老板杰里 – 克朗吉洛出面相助,克朗吉洛动员 NBA 所有球队进行捐赠,最终由 22 支球队慷慨解囊,捐赠总额超过 100 万美元,此后银行也同意降低利率、分期偿债,这才让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渡过一劫。

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主席约翰 – 多尔瓦在 2015 年接受采访时表示,从 2000 年到 2014 年期间,自己曾多次被人建议应该将名人堂出售。幸亏名人堂的号召力足够大,捐款数量持续增高,尤其是开通网站后,来自国际的捐款数额也越来越多。多尔瓦透露 2014 年名人堂总收入为 791 万美元,其中多大 317 万美元为捐款。

在回顾了奈 – 史密斯篮球名人堂的发展历程后,中国篮球名人堂在初创阶段或许可以有所借鉴。当然,中国篮球名人堂由中国篮协负责筹备,中国篮协肯定会安排专项资金予以扶持。不过,考虑到名人堂这种主要靠兜售历史情怀的产业主要面对本土篮球迷这种垂类群体,尤其是中国男性曾被某电商平台戏称消费能力不如宠物狗。所以,中国篮球名人堂要尽可能拓宽自己的营收模式,同时可以借鉴国外模式积极募捐,和社会机构深入合作,这才能够稳定长期发展。

中国篮协欢迎社会各界积极参与篮球名人堂的筹备工作,欢迎各界垂询,联系人:李宏霞 (微信同号)、陈娟 (微信同号) 。电子邮箱: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