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比0,好似泰山压顶。事实上在击败河南后,山东泰山已经悄然夺回海口赛区第一。

第37分钟,当克雷桑罚入提前锁定胜局的点球之时,泰山队的替补席沸腾了,很多人直接从座位上弹了出来。赛前,因为在第一次交手是以1比4失利,球队上下承受很大的压力。而在赛后,欢呼雀跃此起彼伏,“痛快,这场球赢得真痛快,这种感觉真是非常强烈。”

本来,这场球被安排在下午5点半开打,但因天气情况,开球时间措后一个小时。别看只是一个钟头的微小差别,却很微妙地影响很多人的心理,毕竟上一回不敌河南,就是下午5点半的场次。不过相比当初,泰山队最近的变化幅度很大,主要集中在几名中前场外援。第一次对阵河南,郝伟还只能用上莫伊塞斯和孙准浩,但在此役,前场则是清一色的洋枪团:孙准浩、莫伊塞斯、费莱尼、克雷桑联袂首发,这在本赛季还是第一次出现。

或许内心胸有成竹,郝伟在开场前很平静地入座替补席。可泰山众将犹如“疯”了一样,主裁判顾春含的哨声刚刚响起,至少就有4名球员如箭一般冲向河南队腹地。在球场上,很多人犹如尾巴被火点着的公牛,那眼神里充满血性,志在远方。只要河南球员拿球试图组织进攻,就有泰山人就会迅速高压逼抢。上半场光是铲球动作,泰山队就以9比4全面领先。互有攻守几个回合之后,他们也是迅速打开胜利之匙。和第一次对阵类似的是,又是金敬道前插利用头球得分,但出乎很多人预料的是,为他送上助攻者竟是克雷桑。

这粒进球瞬间点燃了全队斗志。在接下来不到15分钟时间里,尽管河南队试图反扑,但在泰山队的霸权式战术面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很快,他们的防线再次出现漏洞。虽然罗歆的手球犯规看似只是一个偶然,但在此次进攻完成之前,莫伊塞斯、费莱尼和克雷桑早已三箭齐发,兵临城下。其实,哪怕是在2比0领先之后,一些泰山拥趸还在期待着可以再入一球。毕竟对照此前的1比4,这个结果的净胜球还要少一个。

郝伟赛后表示,能在这样的天气条件和密集赛程下,踢出这样的比赛并取胜,让人觉得很不容易。现在7轮比赛战罢,泰山上下也体会到其中的艰辛。尽管在上一轮0比2不敌浙江,球队内部的情绪还是比较平稳。因为从多项数据上来看,山东泰山当时都是优势很大。“也许就是运气差了点?”带着这样的无奈,马上就迎来与河南队的二番战。而在仅有3天准备期之中,球队所真正消化的东西,只是身体层面的恢复和调整。包括针对外界不断诟病的中前场,泰山队只是做出一处改变(费莱尼首发),进攻效率却是得到明显提升。

过去数年泰山队一旦输掉一两场球,外界很容易就炸开了锅,各种批评、质疑甚至下课声不绝于耳,这给一线队和俱乐部的工作造成很多困难,而且,很多都是近似于“自掘坟墓”式的操作。但在今年,球队在夺得双冠王之后早就做好困难准备。哪怕在前六轮输掉两场,教练组对于比赛的总结,更多是侧重在业务层面,同时也是经常告诫球员,“保持平和,相信团队。”比如输给河南,是从具体的战术细节和策略上分析;不敌浙江,则是先以比赛数据结合视频画面入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行为也反映出泰山内部的定力——并没有因为一两场失利所引发的负面声音导致阵脚大乱,没有产生自我怀疑。

数月前在青岛春训时,就有一位队内人士与记者指出,只要泰山队自身不出问题,不要自乱阵脚,在联赛中依然具有较强的夺冠竞争力。其实客观来讲,关键在于能否抵挡得住外界的各种闲言碎语?历史上,泰山队前4次联赛夺冠,次年均卫冕失败,表面上看这是冠军二年级综合征,但回顾那些历史,大多反映出在面对成绩起伏时,出现各种情绪和心理动荡,从而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2022年,这个老问题又成新考验,好在郝伟赛季初早就有所预判。击败河南,似乎标志着触底反弹,但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根本就没触底,何来反弹一说?“关键在于具备多少那种强队定力?”一位山东足球专业人士解读道。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