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内燃机最终淘汰了马车,亚马逊掀起了全球范围内的云计算革命, 市场不一定总是从简单向复杂演变,而常常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发生变化。 和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中田体育董事长祝仕兴的深入沟通,很容易让我联想起里查德 · 鲁特尔特和他那本奇书《好战略,坏战略》中的这句话。

因为他的思考,落脚点都集中在如何让更多人注重、热爱体育运动。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中田体育隶属于 中国田径协会 ,主要负责国内田径及体育相关的产业化开发和运营,比如专业认证培训服务、赛事营销宣传服务、赛事报名服务、国家队体育经纪服务等,它的终极目标是通过数字科技和产业服务培育和赋能体育行业。

这其中的挑战和难度并不低,需要谨慎处理好当下与未来、体制与市场的复杂关系,尤其对于祝仕兴来说,他见证了无数运动健儿为国拿下荣誉的同时,也看到了各国对全民健身的重视,始终走在体育产业变革浪潮的最前沿。

在他看来,体育的数字化是大势所趋,而且越早越好,但他同时也指出,国内和国外业态有所不同,关于数字化顶层架构设计,不应过度关注商业层面的降本增效,也不能本末倒置,初心是有一定公益性质的,在数字化工具的帮助下,让体育运动变得更时尚、更便捷,普通老百姓也能非常方便地接触到体育运动,让大家有着实时的参与感,这点十分关键。

其实不止体育产业,今天各行各业的创新基本都是自下而上的,而且最好的思想往往来自于多元化的创造者,如果你想推动去解决一个社会问题或者促进社会议题的进步,你首先应该要做的是找到一个 idea machine,叙事先于科技,把重心放在如何吸引更多创意和组织融入这个创意机器,拿体育数字化这件事来说,搞清楚为什么而出发比结果更加重要。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知到,大量新技术崛起已经深刻地改变了原来的传播媒介和商业模式,体育的数字化也绝非是就新需求做新功能、加装几个信息系统那样简单,这样无疑把面收窄了,因为体育运动本身就有着很好的展现性,需要引入的是跨界和突破,基于数字工具的力量把它打造成一艘数字化的生态航母,这样才能拥有更大的想象力。同时,这也是今天这篇文章想聊清楚的一个话题:以中田体育为例,怎样才能抓住中国体育产业数字化的最好机会?

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消费革命、在线繁荣,包括对传统行业的不断冲击之后,数字化已经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共识。但设计体育的数字化并不比其它,产品的价值和意义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变化的速度已经成为一个基本要素,更加需要关注的是,当下为人们的生活和意义赋予的价值是什么,以及它的附加值会有多高?

丁磊是中田体育的 CTO,是负责数字化转型升级的主要操盘手,大约 2 年前,中田体育启动了数字化按钮,就像前文所提到的,它的目标是做培育和赋能行业,做好 3 亿人群的事,打造 2 万亿的大市场,所以丁磊更愿意把中田体育的数字化看作是一场长征(也以此作为平台开发代号)——最终的方向是到达延安:一个有相当体量的体育数字生态,能服务触达到更多的人。

如何实现这一构想?丁磊的思路是:我们希望构建的数字化平台,是能把围绕体育本身的所有环节进行全面连接。按照他的理解,体育数字化虽然是 1 号位工程,但却和大众息息相关,所以每个业务单元的升级逻辑,应该是打通和连接。

中田体育现推出了 3 款 APP,数字心动、田橙和中国田径,分别面向跑者、B 端体育商业化机构和社会大众。就像德国提出工业 4.0 的二维战略,也是从纵向、横向两个维度来推进工业体系的数字化转型:纵向连接的是管理敏捷度,从高层管理者到基层员工,谋求信息的快递、顺畅传递;横向连接的是市场敏感度,企业内部与上下游产业链 / 消费端连接与协同,让政府部门能够更好感知市场,从而制定更科学的为民服务政策。

按照丁磊的逻辑,其实中田体育的数字化最核心的事,是要解决好每个体育人的问题。从业以来,丁磊经常看到一些 离开体育行业的人 ,有的之前是运动员,退役后转行了,有的职能人员,觉得这项事业想象力有限,这是一件十分令人惋惜的事。

所以对于数字化这件事,丁磊最关心的是,如何让这些人,在 长征平台 上都能把自己挚爱的体育变成赖以生存的产业,而中田体育的任务是,如何把这些人留住、连接起来,并且服务好更多的体育爱好者。

关注场景,而不是技术噱头;追求闭环,而不是盲目扩张。眼下的中田体育已经完成了 长征平台 的遵义节点的建设。在丁磊看来,这个阶段的建设是最艰难的,因为涉及到多轨系统的连接与打通,更多的是做冰山下面的事,很难被人看到,但必须得做,而且这个过程是存在一些试错的,所以选择适合自己的路很重要。

其实对于体育数字化这件事,我之前也经常和同行交流,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困惑,就是怎么让体育运动变得时尚起来。在丁磊看来,想做好这 3 亿人的大市场,真正要实现的,是让体育运动成为一种生活和社交方式。

和过去相比,现在人们对体育运动有着更多样化、更具时尚、甚至个性化的需求,丁磊希望借助数字化的力量,把这些需求连接起来。比如当费德勒在球场上挥出一记击球时,并非只有他的对手在意这记击球是不是反手,在球场的某个角落,会有某个不为人注意的统计员记录下这记击球是得分还是失分,球场外的观众也能通过流媒体平台实时捕捉到这个精彩瞬间。

就像传媒大师麦克卢汉曾经说过的:媒介是人类感官的延伸,而人与人、人与信息、人与服务的连接和交互,构成了商业化的基础,从 PC 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数字经济时代,信息入口发生改变,连接关系也随之改变。体育的数字化也是一样的道理,最好的数字工具绝不是颠覆,而是能激发实体产业的巨大潜能。

比如最简单的马拉松赛事报名,不同人对不同赛事的不同时间、地点需求有所不同,个人赛和亲子赛、团队赛报名方式也有所差异,所以做好这块的数字化绝不是一刀切的过程,不然就会陷入烟囱林立、重复造轮子的窘境,成本和精力花下去了,但实际效果却未及预期。

这里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插曲,现在中田体育将自己的公有云服务迁移到了火山引擎上,用中田董事长祝仕兴的话来说,解决原有行政商业化不能触达的问题,是与字节跳动合作的关键点,双方不仅要有技术层面的合作,还要有上层应用、社会价值的合作。

在进行云平台迁移的过程中,火山引擎提供 7*24 小时值守,然后对方会全力配合着我们的需求进行调整。丁磊认为选择火山引擎不仅在于他们把服务细节做得特别好,还在于想象空间的可塑性。

因为体育的数字化的初衷是并非实现在线化,随着算法的迭代,我们已经由过去搜索时代,变成现在的推荐时代,基于火山引擎先夯实数字基础,后连接抖音的内容生态,拓展业务生态边界,而这也是其它云厂商所不具备的优势。

体育运动本身就是一种注意力经济,而且它是一个大门类,单以田径来说就分为 48 个大项,每逢各大赛事,无论是图文还是视频,每时每刻都会有大量的消费级内容产生。

在内容为王的当下,像中田体育这样的企业,一方面需要把内容的边界拓展,借助抖音、西瓜视频这样的平台,让它实时触达到更多的人;另一方面,中田体育也期望通过火山引擎内容云的能力,在自己的线上触点中构建内容生态,将体育内容进行整合以供 C 端消费。

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建设体育数字中台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用内容撬动更大的社会能量,更好的赋能整个行业。

体育产业在未来几年会遭遇一些挑战,但社会各界对它的发展前景依然感到十分乐观,并且,这个出口很有可能就是数字化,这是普华永道在最新一份体育产业调查报告中得出的结论。如今,我们在商场、公园、街头甚至景区都能看到数字体育的 身影 ,数字化给体育组织带来的变化是多方面的,而且它本身也是一件越来越确定的事。

但是,还有一件事大家仍有所疑虑,就是在数字化浪潮下,体育产业究竟需要怎样的数字化。其实想搞明白这个问题,首先先弄懂传统体育要改变什么,回到数字化转型这件事上,它本质就是要解决两个基本问题:做正确的事和正确地做事。

在这件事上,其实中田体育数字化的解题思路,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本,我们需要明白,体育产业是一个万亿级大市场,它对公众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也很容易形成某种向心力,需要改变的是参与者的战略思维和韧性。在被撕裂的地方,就会有新生,回到体育数字化的最根本,无论它的最终形式如何,一个现代创意机器都更应关注叙事和场景建设,而非简单的降本增效。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